相声坛子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年相声稿子-相声文本-相声坛子

查看: 169|回复: 0

[评书文本] 新年相声稿子 [复制链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UID
1
坛酒
6
咸菜
278
馒头
625
包子
10207
分享
808
在线时间
2779 小时
注册时间
2009-11-25

活力之星勋章 宣传小组

发表于 2018-4-3 16:36:34 |显示全部楼层
郭:刚才看了那么多圣凯员工的精彩表演,打心眼里面佩服啊。所有的舞台上的艺术,我都爱。   于:啊您喜欢艺术。   郭:我当然,虽然好多东西做不了专业的,但是挡不住我喜欢。   于:这是爱好。   郭:长笛儿,   于:喜欢笛子?   郭:我吹过笛子。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步步高音乐声),   于:是笛子曲子吗?   郭:爱这个,我跟我女朋友说了,我死那天,把这笛子跟我一块儿埋了。   于:您就这么爱啊?   郭:爱这个。   于:到头了。   郭:唢呐,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步步高音乐声),我跟我女朋友说了,我死那天,一块儿给我埋了   于:啊。   郭:二胡,   于:这都是民乐啊。   郭: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步步高音乐声),我死,一块儿埋。我回头看见编钟了,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于:这多闹得亨啊,   郭:我女朋友说了,国家好容易从地里刨出来的,不能再埋了。   于:折腾编钟呢。   郭:我有的时候特别佩服人家乐队阿,一个小笛子,一个小乐器,能让大伙儿高兴,哎呀了不起啊,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人都想有成绩,给社会带来欢乐。   于:作贡献嘛。   郭:造福人民。我怎么就不行呢?家里的老爷子天天的念道着,你也干点儿正事儿,你说你混成这样一天到晚的连个正形都没有,你瞧瞧人家,开车的买大楼房的,你看看你,你一无所有,你脚下的地在抖,你身边的水在流,你的手在颤抖,心中的泪在流。   于:你爸爸姓崔?   郭:你爸爸叫健!讨厌,我爸爸说我呢。   于:说你别唱歌词啊。   郭:(转向于谦)听话,爸爸说你都是为了你好。   于:你冲那边儿说去!   郭: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认一干儿子,我今天的目的算是已经达到了,呵呵呵呵呵。刚才呢也就是为了活跃一下气氛。本来这段相声呢,五十来分钟,后来经过我和小唐同志两个周的不懈努力,最后就剩下了五分钟了。   于:别提这个了,丢不丢人啊。但确实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郭:所以呢,不管您是愿意听啊还是愿意听啊还是愿意听啊,我决不强求。   于:你无耻时候的样子的确很可爱。   郭:(打哈欠,伸懒腰)。   于:您这怎么了,这相声才刚刚开始说呢,您就准备上炕睡觉了还是怎么着。   郭:我这不是刚从工地回来么,还没倒过来时差呢。   于:不能。   郭:坐完汽车座火车,坐完火车座飞机,坐完飞机就直接坐着1路直奔咱们会场而来。   于:您这是去哪了啊。   郭:工地,刚刚参加完一个图纸会审,阿富汗的。   于:这可够远的。   郭:一个中国人,二十多岁,为了中啊两国的友谊,不远万里,来到阿富汗从事家园重建,这是什么精神,这事国际主义精神。   于:那是说您的嘛。   郭:我很早以前就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了。谢谢各位,谢谢各位哈。那边的注意了哈,听相声不要钱,再起哄的要上吴总的黑色档案。   于:这都不挨着。   郭:也就是去年,咱们院接了个海外项目,说是伊拉克那边的仗还没打完,阿富汗那边呢,小布什都不稀的收拾了,现在呢本拉登卧薪尝胆,准备从头再来,我们呢,又正好是干这个的,接了几个大工程。   于:这事看来得好好说道说道。   郭:临走的时候,大头有吩咐。到了国外,一定不能丢中国人的脸。但是呢,做事一定要低调,不能暴露我们圣凯的身份。顺便把接头暗号一起小声的告诉了我。你赶紧去吧,别误了飞机。   于:地下组织办事都这样,要走一场面。   郭:我这辈子还没座过飞机呢,那个高兴啊。时间不等人,在家简单的准备了一下,就直奔机场而去。最后到了机场我一看,嚯,直升飞机   于:那好啊,专机   郭:顺小梯子上去,前面坐一个驾驶员,   于:飞行员   郭:不的,就是司机班给老高开车的那个司机小李   于:他开飞机你放心吗   郭:他敢开我就敢座。只见他带一大皮帽子,风镜,大口罩,口罩挂着一耳朵,这边耷拉下来。   于:那不是口罩   郭:皮夹克   于:飞行服   郭:坐那抽烟呢。嘬---来了---嘬--咱走吧(摇窗户,扔烟头)   于:直升飞机也摇玻璃啊,您这什么飞机这是?   郭:他把手套带上:你座稳了。我说:知道,我座稳了,我褾上了。他椅子这边有跟白绳子头,一扽这个,突----飞起来了   于:这飞机也是柴油的   郭:直升飞机,喝---我痛快啊,往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   于:嗨   郭:我很痛快,飞了10分钟,飞机缓缓下降   于:怎么落下来了?   郭:加油   于:飞10分钟就加油啊?   郭:油箱小   于:小也不能那么小啊   郭:开到加油站去了,加油站的女的还扯着嗓子喊呢:往里边来,这边。掏出钱来:加30块钱的   于:好嘛,您这飞机怎么加30块钱油,那能够烧么?   郭:一呢,是油箱小,二呢,是听说国家马上要实行燃油税了,怕我们现在多加了不合适。   于:您也真够会算计的   郭:只看那女的拿过那大枪来   于:杵里头了   郭:看那表,唰--唰---成了,走吧   于:就这么会儿   郭:一扽绳头,突------   于:又起来了   郭:开了又40分钟,他回头问我:你去过阿富汗吗?我说:没去过,你呢?我也没去过。   于:从来没去过,就开飞机去?   郭:是啊,俩不认识道的。这怎么办呢,要不咱俩问问。   于:打听道吧   郭:一捏闸啊,降下来了   于:您这越说越不象话   郭:直升飞机,你哪里见过啊   于:直升飞机也没有线闸的   郭:我下去问吧,呵,阿富汗还有这么富饶的地啊?   于:可能是建设恐怖主义和谐阿富汗有了一定的成果   郭:还有庄稼地,一老头正拿铁锹锄地呢。我赶紧过去:HI,HELLO。   于:还会这个   郭:老头一回头:干哈啊?   于:好嘛,刚到东北   郭:这是哪啊?铁岭!   于:好,铁岭   郭:这离到阿富汗还差好几站呢。   于:还有站啊?   郭:劳驾,大爷,阿富汗怎么走啊?--问村长去!   于:村长知道   郭:我估计他也不认道   于:还估计干吗,他就是不认道   郭:从植物学角度分析他不认道   于:嗨,碍植物学什么事啊   郭:回到飞机上我们俩商量,这怎么办?他找出好些仪器来,指南针,指北阵,指东针---   于:哪有这仪器啊   郭:定位仪器,雷达,测谎仪。。。都拿出来了   于:要那玩意干吗啊?   郭:我说你这都落后了,要去咱们得用先进的办法   于:什么先进啊?   郭:扔鞋吧。搜---往那边开   于:好嘛,你这比那还落后呢   郭:(飞行员说)我听你的啊,突------   于:又起来了   郭:直奔阿富汗   于:够折腾的   郭:开了半年多吧,加了7万多回油   于:小油箱   郭:终于到阿富汗了,从飞机上往下看,呵,没错--下面还写着标语呢“本拉登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于是飞机缓缓下降,围着跑道一圈一圈跑,嗡-   于:怎么不降落呢?   郭:刹车坏了   于:好嘛。跑吧那就   郭:这不行啊,停不住不行啊,把门开开,咱俩把腿搁外边突噜着   于:这当刹车啊?   郭:他真听话,开开门把腿搁外边了。我算计他,我腿可没搁出去。终于停住了,他都磨到大腿根了   于:这位还真实诚。   郭:谢谢啊,回头跟大头说一声,你这算工伤。100%报,我走啦,你就慢慢蹦吧。   于:可不是得蹦么   郭:出了机场,这才想起来,这还没到终点站呢。临走的时候小白有交代,还得座一段子火车。   于:干嘛不直接飞到目的地啊?   郭:级别不够,全程飞机不给报。   于:唉,这都什么事啊   郭:自己的事情是小,甲方的事情是大。时间一刻都不能耽误,得座特快过去了。   于:当然得买快车票了。   郭:没错,到了售票处,才发现,不会阿富汗的语言。   于:看你怎么办!   郭:怎么才能让售票员明白我要买的不是慢车票,是快车票呢?   于:是啊。   郭:你有什么办法?(徐黄摇头)不成了吧。   徐:那你有什么办法?   郭:当时我灵机一动,眼前闪过一道灵光,走到售票处,“哈楼!   于:这,世界语言。谁都懂。快车票慢车票!   郭:呜~~~~~~~~~库……库……库……库……库,no! 库库库库库库库,YES!   于:就这个呀。   郭:最后好不容易折腾到甲方藏身的据点了   于:总算是到了,这比那唐僧西天取经的还麻烦呢   郭:本拉登很激动啊,一上来就跟我对暗号: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腰。同志啊!   于:威虎山这段谁都会   郭:不许你侮辱威虎山,威虎山永远是我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于:我这也没说不是啊   郭:正说着呢,听地面咚----,突突突----敌人进攻   于:这就来了   郭:美国老这么快就打过来了,真是欺负人哪,我在这他们都敢来,太明目张胆了,难道说不把大建筑家--咳----咳----   于:这建筑家什么体格啊   郭:不把建筑家当回事么?我去,迈步来都楼上,远处硝烟弥漫,这可不行,我什么都没带啊,万一伤着我怎么办呢。一回头,地上有一钢盔。德国钢盔,帽大沿小白地红花,拿起来扣在脑袋上,呵,这子弹打过来,当--当里个当(山东快书)--我高兴啊--杀呀--冲呀---加里得得(日语)最后一句听着特别耳熟啊,OK,LET'S GO.FIRE IN THE HOLE.   于:这最后一句听着特别耳熟,像是每天中午都打的CS.   郭:我正高兴呢,郑主任过来把我滴漏起来了,大家都去会场看节目了,你抱着个鼠标睡觉瞎美什么。   于:原来你刚才在做梦啊   郭于:谢谢大家   新年相声稿子2   甲:大家好!我是大家的好朋友甲!   乙:大家好!我是甲的好朋友乙!   甲:诶!你可真是我的好朋友!我伤心的时候你是不是在我身边?   乙:对的!对的! 甲:我考不好的实话你是不是在我身边?我迟到的时候你是不是带我身边?我倒霉的时候你是不是在我身边?我只想对你一句话 。   乙:什么?   甲:乙,你这个扫把星!   乙:不提这个了!我来给你提几个提高你数学能力和语文能力的问题吧。   甲:听起来不错!你说!   乙:七除以二,打一成语。   甲:三点五呗,这有什么好打一成语的?   乙:说你笨你还不承认!是不三不四!   甲:诶?不错!听起来有意思!在给我来一个!   乙:二四六八 甲:一三五七?   乙:是无独有偶。   甲:有挑战性!再来个!   乙:一乘以一!   甲:我,,我,,我猜不出来。   乙:你真笨!是一成不变!算了我给你个简单的吧。八分之七。   甲:那么难的问题你却说简单!我怎么猜出来?搞得我的心七上八下的!   乙:这不是猜对了吗?就是七上八下!   甲:啊?【张大嘴巴】   甲:你看我那么多题到我考考你的逻辑思考能力了吧?【过一会说】   乙:行!来就来!   甲:一个疯子坐飞机,然后机长说飞机马上要坠机了。疯子马上跑到了厕所,把厕所里的两个马桶扔下了飞机。请问这是为什么?   乙:我猜不出来。   甲:一个疯子行事不需要理由的。   乙:这理由也太牵强了吧!我不服!再来个!   甲:小明开着自行车在路上飞驰,突然被迎面而来的汽车撞死了。他的妈妈马上冲了过去,结果也死了。为什么?   乙:还用问吗?伤心致死!   甲:错了!是被飞下来的两个马桶砸死了!   乙:诶!你没说过和上文有联系呀!   甲:我也没说过和上文没联系啊!   乙:不行不行!这个不算!再来一个!   甲:小刚妈妈带着小刚走在马路上,小刚突然说“妈妈快看!电线杆上有两个人!”小刚妈妈突然想起来最近发生的一场车祸,那两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拉着小刚快步逃离了这个地方!这个消息很快传遍了全城。全城人心惶惶!记把小刚带到那个地方问小刚。“小刚你就是在这里看到两个人的吗?”“是的!那两个人就在那里!”记者一听!霍!那还得了?马上吧镜头转移到小刚所指的电线杆上!【语气惊悚!需要有稍微停顿】只见那个电线杆上写着“遵守交通规则,人人有责。”   乙:啊? 结束! 鞠躬!   新年相声稿子3   马东:全国的观众朋友们我和我的五官给您   齐:拜年啦!   眼睛:我是马东的眼睛我祝大家眉开眼笑!   马东:嘿,我这眼睛多喜庆!   耳朵:我是马东的耳朵我祝您耳听八方!   马东:大耳朵有福!   嘴巴:我是马东的嘴我祝大家笑口常开!   马东:我的嘴会说话。   鼻子:我是马东的鼻子我祝大家#@&……@#@!)(英语:春节快乐!)   马东:嘿,为什么到我这辈改外国鼻子了?   鼻子:洋鼻子大呀,您喘气儿痛快!   眼睛、耳朵、嘴:(笑)对,您喘气儿痛快!   马东:我痛快什么呀,麻烦了!   眼、鼻、嘴、耳:怎么了?   马东:昨天晚上我酒后驾车,让警察逮着,驾照给扣了,怎么办?   眼睛:我可没看见!   耳朵:这跟我可没关系啊!   马东:停!干嘛?又犯老毛病,谁都跑不了,一个一个说。来,谁先说?你?你!眼睛,你看的最清楚你先说。   眼睛(盯着耳朵):我说什么呀?   马东:酒后驾车呀!   眼睛(依旧盯着耳朵):诶哟,你酒后驾车啦?   马东:我说你看着我说行吗?   眼睛:我这不看着你呢嘛!   马东:这是看着我的吗,我,在这儿呢。   眼睛(转向鼻子):哦你在这儿呢,诶你好你好   马东:嘿,我这什么眼睛这是   眼睛(转向观众):您不知道,马东这眼睛有毛病。   马东:我眼睛有什么毛病啊   眼睛:斜眼儿   马东:我斜眼儿?   眼睛:也不老斜,   马东:什么时候斜呢?   眼睛:一看见女的,他斜上了。   马东:我就算斜眼儿昨天你也看得见警察!   眼睛:来的是男警察,呱唧我把眼睛闭上了,嘿嘿……   马东:嘿他这就算躲了   鼻子:推脱呀   马东:你说什么?   鼻子:他这简直就是推脱!   马东:听听,听听,啊,人家这个态度,作为一个外国鼻子,不远万里来到我们脸上,这是一种什么精神,什么精神?这就是……瞪鼻子上脸的精神   鼻子:嗨……   马东:鼻子你说说吧   鼻子:我说什么?   马东:酒后驾车呀   鼻子:你酒后驾车了?   马东:你在场!   鼻子:唉呀,这可是中国人的内症啊,这不我就不参与了   马东:嘿,这时候他不参与了?   鼻子:不是马东的鼻子有毛病大家都知道啊   马东:我这鼻子有什么毛病?   鼻子:没窟窿眼儿   马东:你让大家伙儿看看我四个长的(此处发音是这样的,但具体什么字俺就不清楚了),我有眼儿!   鼻子:有眼儿也没用啊,那天我一直打喷嚏啊秋!什么也不知道啊我   马东:嘿他也躲了,没关系,我问问这个,耳朵!   耳朵(对嘴说):昨儿那洋河大曲还不错!   嘴:找你呢   马东:你啊,我跟你……   耳朵:不是马东这耳朵呀   马东、耳朵:有毛病!   马东:我知道你是这句,那你也得说说   耳朵:您说什么?   马东:我让你说说!   耳朵:大点儿声说什么?   马东:我让你说说!   耳朵:诶哟怎么干张嘴不出声儿呀   马东:我这是干张嘴吗   耳朵(对嘴说):说什么呢   马东:谁的钱包?   耳朵:我的!   马东:诶,这你可听见了   耳朵:不是这……您说什么?   马东:又来了。你呀,你可别装听不见   耳朵:明天您要上法院?这大过年的干嘛去呀?   马东:你是诚心   耳朵:你要离婚?为什么呀?   马东:诚心俩字儿听不懂?   耳朵:第三者是冯巩?你说冯巩这人多讨厌你这人   马东:我不信你听不清!   耳朵:离完你要娶董卿?   马东:你这纯属是装蒜!   耳朵:朱军死活还不干?   马东:这都谁跟谁啊!   耳朵:不行娶徐静蕾啊!   马东:怎么这么乱呢!   耳朵:哦,岳父是毕福剑啊!   马东:你走吧你!   马东:嘴嘴,你也跑不了!你说说   嘴:不就酒后驾车这事吗   马东:对呀   嘴:这事儿不用再说了   马东:啊?   嘴:再说马东这嘴有毛病大伙儿都知道   马东:你等会儿,他们仨说我有毛病我都认了,我,打听打听干什么的,我这嘴,没毛病。   嘴:是呀,你说话的时候,你这嘴肯定没毛病   马东:对不对啊?   嘴:但是你一喝完酒   马东:怎么了?   嘴:@#¥¥¥%&*&   马东:我什么?   嘴:#¥……##¥%……#   马东:他说什么   耳朵:他说你说话不清楚   马东:这句你怎么听见了   马东(对嘴说):你呀,把舌头捋直了昨天晚上怎么回事儿,好好说   嘴:#&……¥……#&…………#@¥@!¥@%@#%#%……%%!#&**~!@¥#   马东:我是这样吗,我这舌头要这样我甭喝酒警察就给我带走喽。看看你们四个,事到临头,全想躲?咱们这本子怎么能要回来呀,就你们这个态度……
* ~5 o0 S. n. O* N) B: ]& y5 k( H8 t/ ^
- a# w! h3 Q+ n& f  d  @
平平淡淡就是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 相声坛子 ( 湘ICP备10203368号-1 )

GMT+8, 2018-8-18 04:40 , Processed in 0.0625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世界学习室© 2011-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