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超级搞笑相声剧本《相面》-其他-相声坛子

查看: 2220|回复: 0

[单口相声] 民间超级搞笑相声剧本《相面》     [复制链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UID
1
坛酒
6
咸菜
278
馒头
625
包子
11683
分享
808
在线时间
2844 小时
注册时间
2009-11-25

活力之星勋章 宣传小组

发表于 2018-4-12 17:20:00 |显示全部楼层
甲:大家都喜欢听相声。

乙:啊!

甲:这个相声的特点,它是——逗乐么!

乙:对!

甲:使人发笑。是不是两个人说相声,往这一站就随便说说么?

乙:啊?

甲:不是。

乙:不是啊?

甲:有固定的台词,怎么样的说法,这是学徒学来的,一段一段的。我们从打小时候学徒,我从十二岁学徒说相声,我现在七十岁了。

乙:唉!

甲:啊!这说了五十多年了!

乙:唉!

甲:相声的历史很久了!相声是咱们北京的发源地!在这地方兴的!

乙:对!

甲:现在相声多少年了?二百多年了。

乙:哦!

甲:啊!二百多年的历史了

乙:嗯!

甲:今天说这段呢!就是个传统节目。戏剧很多传统演了吗!“大探二”、这个——“失空斩”......

乙:啊!

甲:这个都演了。不是所有的传统戏都可以搬到舞台上吗?也不是那样!也要经过加工、整理。很多事啊!传统的,都要慢慢恢复。这对人民有好处的,有益于人民的,那就可以。咱们生活当中呢,那个——过年了,贴个对子,贴个这个——吊签、挂签,就这个东西——

乙:啊!

甲:有叫挂签的地方,吊签,这东西也要恢复了么!

乙:嗯!

甲:你可以换换词么!它年下,它点缀么!过年,贴点儿对子,年下,点缀!过年么!焕然一新么!啊!来个吊签、挂签!就不要那“大发财源”了,“招财进宝”那不要了!“努力增产”、“厉行节约”。

乙:嘿!

甲:你可以来点这个词么!它也是挺鲜活么!商店很多的都要恢复么!恢复原来的名了么!恢复它原来叫什么字号,还要叫这个字号。食品也是这样,啊!以前那个小食品,这些年没有了,又要恢复。但是说不是完全恢复,有些个东西不能恢复。

乙:什么啊?

甲:啊!跳大神、捉妖、圆光,啊!批八字儿,这个这个......合婚、男女犯相,这个,这都不能恢复!

乙:哦!

甲:那都骗人。是吧!还有算卦的,瞎子算命,瞎子算命!夜间还敲一个钟,当——当——!拄着个棍儿,当——当——!算卦,算灵卦!求财问喜,找人谋事,找那瞎子算,你这不是糊涂么?

乙:嘿!

甲:丢东西了,找不着了,找瞎子,找先生——管他叫“先生”!先生给算算!你丢东西了你找他,你瞪俩大眼你找不着让瞎子找?那能灵么?

乙:是啊!

甲:相面、算卦、批八字——哪方有财,指你条明路!求财问喜么!你这是......求顺么!指你条明路。哪方啊?求财?哪方有财,他指你条明路?你求财,他指给你?他不去?他摆卦摊玩?他撑的!
你瞧那算卦的,饿得那模样!脸挺绿,脖子比我还细。那能灵么?

乙:嘿!

甲:过去咱们北京天桥有啊!

乙:啊!

甲:在咱们天津三不管么!

乙:对!都有。

甲:也有看见过的。天津三不管,就那个算卦的,摆摊,占灵卦、算灵卦、相面、批八字。求财问喜,找人谋事,问病......你什么事,花一毛钱让他算,他指你一条明路,能有这事么?
冻得直哆嗦,缩着脖子,那样了!冬天,连棉袄都没有!没有大棉袄,穿一蓝大褂,大冬天穿一蓝大褂。怕风刮起来啊!底下缀四个砖头。

乙:嚯!

甲:算卦!算卦不够挑份啊!挣不了多少钱!怎么办呢?兼操副业。

乙:什么副业?

甲:摆卦摊,地下铺个大块包结布,摆点钉子——砸鞋钉子,修鞋。有修鞋的呢,砸几个钉子,就那个圆帽钉子,大桔子瓣儿,桔子瓣钉子。唉!有修鞋的,砸钉子。有算卦的,也挣人一毛钱。冻得哆嗦!恨不能有人给他来,过来算卦,他挣几毛。

乙:唉!

甲:真有这种,樱桃,糊里糊涂的人,倒霉么!

乙:有啊!

甲:奔他去了。瞪着眼,管他叫先生:“先生!先生!我算卦。”这饿得都打晃了。“啊——啊——啊!嘛?算卦?你算卦?好!掏钱!给我一毛钱!”天津三不管净这个,赶紧先要钱。“掏钱!一毛!一毛钱!掏钱!”那就掏一毛钱。“给您这一毛!”
“好!您上我这儿算卦,告诉你,奏(就)是灵!”

乙:嗯!

甲:“我这卦奏(就)是灵!我指——指你一条明路!告诉你,你—你这一毛钱哪,不白花!不白花!”把这一毛钱叠了叠了叠得又小又小,搁兜里了。“告诉你啊,我这卦告诉你啊,奏(就)是灵!我给你算哪,奏(就)是灵!你算卦吧!”还打外头还得摸摸!“你摇卦吧!”那就拿个铜钱搁盒里了,哗啦哗啦哗啦......摇卦,往这一倒,摆弄半天,“嘛事?说话!问嘛事?”
这说“我求财,您看我是......干什么好?您看我顺序不顺序。”
“你呀!......你呀!......告诉你,出门,出门,东北!”

乙:嗯!

甲:好么!他把人给发出去了,让人上东北。东北找谁去啊?干嘛去呀?往哪儿啊?

乙:就是。

甲:“你东北,东北有贵银(人),贵银(人)辅助,贵银(人).....贵银(人)辅助你,你走,东北!完了,你这卦完了!”完了,一毛钱白给他了。没的说了,这也没的问了,站这就愣着,“您看我东北,有什么凶险没有?”
“没有!你走你的!东北啊!你只有东北啊!东北有贵银(人),你求财,走,东北!完了!”
这愣着,“好!东北!我回来我再谢过先生!好!”
刚走两步,又叫回来了,“别走!回来!回来!东北这趟可不近,你这鞋啊,可顶不下来!你再掏一毛钱,钉几个钉子!”

乙:嘿嘿!

甲:又砸仨钉子,又对付一毛钱!根本就不灵!你说那个算卦,有的人就信啊!“哎呀!算卦的,他有书啊!人家有一套啊!《麻衣相》啊,《水镜全篇》啊,《原柳庄》啊,《相法大全》、《相法全篇》啊.....四溜八句,上下联句,一辙一韵的,四句诗啊,八句词啊......”谁编

的?

乙:那不“天书”么?

甲:套子活!什么“天书”啊?也是他们编的!

乙:哦!

甲:我看过这书。

乙:看过?

甲:咳!这词我都背下来了!

乙:是啊!

甲:我要按这词我也给别人算一卦,我也给别人相个面,我试试!灵不灵?结果怎么样?

乙:灵么?

甲:给谁相面谁告诉我不灵!

乙:它本来就不灵么!

甲:给谁算谁说不灵!

乙:就是!

甲:唉!可有一样,我要给你相面就能灵。

乙:是吗?

甲:你瞧!你信不信?

乙:给别人算不灵,给我算就灵?

甲:这大家一听就明白,噢!为什么给他相面就能灵?什么道理?

乙:啊!

甲:你们大家一听就知道啦!

乙:是啊?

甲:你要不信咱们试试啊1

乙:来来来来!你给我相相,我试试看灵不灵。

甲:站好了吧!你信不信?

乙:我......

甲:信我不信?

乙:我......信!

甲:信!那就行了,那成了,你信就成,就怕你不信我。信则灵!

乙:是么?

甲:你瞧!

乙:好!我看看你这相面

甲:头一句啊!别客气啊!不灵就说啊!

乙:那当然!

甲:唉!别捧着!别捧我!

乙:不灵我就说。

甲:不对就说“不对!不灵!”,就说,就喊出来。

乙:对!不灵我就说不灵。

甲:对就说对啊!

乙:唉!那没错!

甲:听着啊!没错,准对!它就这么准!

乙:我不信。

甲:站好了!往前看!头一句,啊!你呀,就是一个父亲,对不对?说!

乙:对!对!

甲:怎么样?哎!要不对,有几个你就往外说。

乙:不不不不......不!我就一个。

甲:啊!就这么准!

乙:哎呀!真准!真准!

甲:你别捧着我,别捧着!

乙:我不捧你,不捧你!就是一个,就一个.....

甲:第二,第二还得准,你瞧这还得灵!第二样儿:你父亲跟你母亲在结婚之后有的你?

乙:对!(大声)对对!

甲:怎么样吧?

乙:结婚一大后有的我。

甲:唉!你就细想,细细想一想吧!

乙:甭甭......甭想了!就是那么回事。

甲:你还......啊!考虑考虑!

乙:我甭考虑了!

甲:对了啊!

乙:对了。

甲:又对了?

乙:又对了。

甲:第三样儿:弟兄几位?

乙:俩。

甲:啊?

乙:俩,哥儿俩。

甲:哥儿俩?

乙:哎。

甲:姐姐妹妹不算啊。

乙:对对!

甲:姐姐妹妹不算啊。

乙:兄弟哥儿俩。

甲:弟兄哥儿俩?好了!你不是有哥哥,就是有兄弟。

乙:啊?有哥哥,哥哥。

甲:怎么样?对不对?

乙:对。

甲:你哥哥比你大点儿。对么?

乙:对。

甲:他怎么大,这岁数也超不过你父亲去。

乙:唉!嗨嗨......哎呀!要超过我父亲去,那成我大爷了!你走吧!哪儿啊?这乱七八糟的?这是算卦啊,开玩笑?你哥哥都比你爸爸大?

甲:这不逗着玩吗?说笑话。

乙:逗着玩?你不是给我算卦么?

甲:得得得!相面!好好相面,好好相面,好好相!详详细细地啊!

乙:唉!

甲:相面、批八字,流年大运。看这相面

乙:相面么!

甲:唉!说全了!相面!把掌法伸出来,咱们细看看。

乙:啊?掌?什么叫掌啊?

甲:手。

乙:手啊?

甲:唉!这规矩么!

乙:嗯!

甲:“相面不看爪(念zhua),一定没传法。”就是这规矩么!

乙:我这是爪子啊?

甲:这叫什么?

乙:手!

甲:手,我知道是手啊!

乙:啊!手!

甲:是手啊!

乙:相面不看手......

甲:是手啊!我也没说别的啊!

乙:那你告诉我这是爪子!“相面不看爪”!

甲:这不是这辙么!“相面不看爪(念zhua),一定没传法。”

乙:没听说过!

甲:手就......“相面不看手,一定没传法”?它不够辙啊!“相面不看爪(念zhua),一定没传法。”

乙:没听说过!“相面不看手,一定没传授。”

甲:唉!这样也行!这也够辙!

乙:对了!

甲:这也够辙。

乙:你为找辙我这变爪子了!那成么?这个?

甲:哦!“相面不看手,一定没传授”......哦!对对!行!
唉!好!好!(作仔细看状)

乙:好好!

甲:看手相么!瞧的是掌心这三道纹。三道纹人人都有,但是不一样,就跟这指纹一样,一人一样,没重样的。这三道纹呢,它也不一样。天纹、地纹、人纹,三道纹么!这道纹不好!

乙:哪道?

甲:您这道,横着这个。

乙:哦!

甲:就是这个,看!

乙:看见了。

甲:这有名儿!

乙:有说头,叫什么?

甲:冲煞纹!

乙:重(chong)煞纹?

甲:冲煞纹,不是“重(chong)”,“冲”!两点儿,一个“上中下”的“中”字。“冲”,“冲煞纹”。

乙:有什么说词?

甲:唉!有批语!

乙:您说说!

甲:掌中横生冲煞纹,少年一定受孤贫,若问富贵何时有,克去本夫另嫁人。你!

乙:我呀?

甲:唉!你在过门以后,你丈夫就没有了。唉!丈夫没有了,你现在呢,打算嫁人,那很好!再嫁人最好嫁一山东人,山东人属木,木生火,夫妻美满。最好嫁一个胖子。胖子属水,水生木,那更好了。看吧,今年热天,这胖子就来了。

乙:嚯!

甲:你就见着了。

乙:好好!您走,您走吧!这相面的,连男女都看不出来,我是男的我是女的?

甲:女的。

乙:啊!男的。

甲:女的。

乙:怎么见得我是女的?

甲:你瞧!相面伸手,男左女右。伸右手,女的!

乙:你告诉我伸错了手不行吗!还,还......非得嫁人,还嫁个大胖子!这胖子还过年六月来!哪的事啊?

甲:是这个么?

乙:这个。

甲:唉!对啊!左手啊!看手相!

乙:唉!

甲:好!不错!

乙:哪点好?

甲:你这手好!这都离得开。

乙:多新鲜哪,离不开成鸭子啦!

甲:哦!对!鸭掌。看手相么,这个是:指要长,掌要方,纹要深,手要厚;大指为君,末指为臣,二指为主,四指为宾,君臣要得配,宾主要相齐,八宫高配。这叫乾、坎、艮、震、巽、离、坤、兑。掌心洼,必发家么!瞧完手心,翻过来,再瞧手背......

乙:唉———(声嘶力竭地)

甲:瞧那面啊!

乙:那面,我受得了么?

甲:这翻啊!

乙:你往这么翻啊!

甲:不一样吗?

乙:一样?我这错环儿了!

甲:哦!对!这面,往这面也成。对!对!看手面,看的是附筋。

乙:唉!

甲:就是这个青筋。

乙:附筋。

甲:唉!对了!肤筋若露骨,老年必受苦,肤筋不露骨,老来必享福,似露不露,算平平常常。按您这个,您这个命呢,您算个——什么命呢?

乙:对啊!我这算什么命呢?

甲:我让你这样搭拉着了?

乙:是啊?

甲:我说让你这样搭拉着了?

乙:这,你没说搭拉着。他提拉这一个手指头晃悠,这叫什么?这叫?

甲:你简直是——拿我开玩笑!

乙:我拿你开玩笑?你不拿我开玩笑?

甲:成心......干脆!相面

乙:唉!

甲:看看五官。

乙:对了!

甲:相面相面么,主要是看面目上么!

乙:得得......哎哟嗬.....(作面部痛苦状)你这干嘛呢?这是?

甲:擦擦脸!

乙:好么!这是擦脸?

甲:五官,主要看五官。

乙:什么叫五官?

甲:五官就是眉毛、眼睛、鼻子、耳朵、嘴。这叫五官。这有个名词么。

乙:哦!什么?

甲:五官,眉毛,眉为保寿官么!眼为监察官么!耳为采听官,嘴为出纳官,鼻子为审辨官。按这个......

乙:你这个......捏面人来了?这个?

甲:我让人瞅瞅吗!我!

乙:让人瞅有这么瞅?提拉着耳朵愣拽的么?这是相面啊?这是?

甲:手重了?

乙:手太重了。

甲:手轻点。

乙:唉!

甲:眉为保寿官,眼为监察官,耳为采听官,嘴为出纳官,鼻子为审辨官。我瞧你五官......

乙:哎呀嗬......

甲:你瞅着我呀!你相面瞅着谁啊?你看那儿,给谁相面啊?得瞅着!

乙:嗬!

甲:行!

乙:唉!

甲:五官不错。

乙:哪点好?

甲:好到是说不上怎么好,反正它们不挨着。

乙:对了!都长在一块儿,我成包子了!

甲:五官就算平常。眉毛不好!

乙:噢!眉毛!

甲:你瞧见没有?这不是瞎说,这相书上里找啊!书本上得有啊!眉毛,这眉梢发散。

乙:发散?

甲:唉!眉梢发散,兄弟不利。哥们谁不能倚靠谁。对不对?说!说实话!

乙:对对对!我们哥俩分家另过。

甲:怎么样?你看这不?不存财!鼻子不好!鼻子外面露孔,“问贵在眼,问富在准”!准头!鼻子外面露孔,露孔不存财么?就这个地方,

这就不行啊!

乙:哧———(作擤鼻涕状)!

甲:怎么了?

乙:我说你怎么茬你?

甲:什么事?

乙:抠完鼻子眼儿往嘴里抹?哪的事啊?你这个?

甲:就为让你尝尝咸不咸。

乙:是咸!

甲:有点咸淡味儿。

乙:那还不咸?你怎么不尝尝?

甲:干脆!看流年大运!

乙:唉。

甲:流年大运,批八字。

乙:唉。

甲:多大岁数?今年多大?

乙:五十九。

甲:真的假的?

乙:真的。

甲:你六十行不行?

乙:啊?六十?

甲:啊!

乙:干嘛六十行不行?

甲:我六十词熟啊!

乙:你词熟管什么啊?我管你词熟......

甲:你五十九?五十几?五十几?你说!

乙:五十九。

甲:别说谎,说实在的。

乙:实在的,五十九。

甲:五十九。五十九岁,属牛的。你这人轴啊!

乙:谁说的我属牛?谁说属牛?

甲:啊!谁说什么啊?

乙:我不是属牛。

甲:哦!你属——属狗!轴啊!

乙:谁说的?

甲:属羊,属羊,轴!

乙:属羊也轴?

甲:你属——兔?属虎?唉!这十六属相没你啊!

乙:十六属相啊?

甲:十几个?

乙:哪来十六个属相啊?十二个!

甲:十二个,对对对!十二个属相没你啊!

乙:谁说没有?

甲:你不在十二个属相之内。

乙:在!

甲:哪儿有你啊?

乙:我属鸡的。

甲:属鸡的?

乙:唉!

甲:哦!对!对!五十九岁属鸡的。

乙:啊。

甲:五十九岁属鸡的。哦!对,对!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噢——对对!属鸡的。癸卯年生人?

乙:啊?

甲:癸卯年?

乙:癸卯年......?卯是卯兔!

甲:哦!对,对,对!卯兔!你是——不是癸卯。甲未啊?

乙:又甲未!

甲:甲未啊?

乙:你假喂,我真吃。什么毛病?这是?

甲:酉——酉——酉未!

乙:酉未?

甲:有鬼?有鬼没有?

乙:哪儿来的鬼?

甲:你亥癸啊?

乙:还亥癸干嘛?

甲:什么鬼啊?

乙:酉是酉鸡。己酉年生人,我属鸡的。

甲:哦!己酉年生人。

乙:唉!

甲:八岁?

乙:啊?我这么大个八岁?

甲:谁说这么大?谁说现在八岁了?你小时候有一回八岁。

乙:啊!是啊!当然有一回。

甲:八岁那年交运么!

乙:哦!

甲:八岁交运么!对吧!“八岁、十八、二十八,下至山根上至发”。

乙:哦!

甲:这叫山根。鼻子最矮这地方叫山根。五官么!五官管大运,部位管流年。由这到这哈儿,这是十三个部位。说“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哪叫天庭啊?哪叫地阁啊?

乙:您说说。

甲:就这地方。这叫天中、天庭、司空、中正、印堂,两眉毛当间为印堂;山根、年上、寿上、准头、人中、水星、承浆、地阁。这就是十三个部位。说“八岁、十八、二十八,下至山根上至发。有财无库两头儿消,三十印堂休带煞”。一岁至十四岁走两耳,十五走发髻,十六天中。天中,这哈儿。天中、天庭么!十七、十八日月角。这叫日角,这叫月角。(这是)十七、十八!十九、二十,左边称、右边称,这两个大鬓角。你二十八岁,走印堂!三十岁……哎,三十岁好啊!你!火头旺!好!三十岁那年好运气,那年进财,进财没进财?

乙:(作思考状)三十岁......

甲:那年怎么样?三十岁那年好运,进财没进财?

乙:哦!不,不!那年我结婚。

甲:结婚?那就叫好运啊!娶媳妇好运啊!娶媳妇!我媳妇多大?不,你媳妇多大?

乙:说准喽!是你媳妇是我媳妇?还差点给讹了去!

甲:(含糊不清地)你的媳妇,你的,先—先—先归你!

乙:先归我啊?

甲:不!就是你的。

乙:地起就是我的!

甲:就是,你媳妇,你媳妇多大?

乙:比我小五岁。

甲:小五岁,不好!

乙:啊?

甲:不好,不好!

乙:怎么不好?

甲:娶小媳妇不好!你媳妇应当比你大。娶小媳妇儿,命运相克。

乙:是啊?

甲:打娶媳妇之后,命运不好!

乙:是啊?

甲:怎么样?

乙:对!

甲:你这命啊!好有一比。

乙:比什么?

甲:万丈高楼往楼下走。你这个命啊,

乙:怎么讲?

甲:一步不如一步,一年不如一年,一月不如一月,一天不如一天,一时不如一时,一会儿不如一会儿,一阵儿不如一阵儿。

乙:我完啦!一阵儿都不如一阵儿?

甲:命嘛!高一步矮一步,湿一步泥一步;蜘蛛罗网在檐前,又被狂风吹半边,半边破来半边整,半边整了又团圆。挣多少钱也存不下,来财如长江流水,去财似风卷残云,虚名假利,瞎闹白冤。走三步!(命乙走三步)往前走!

乙:走三步?(向前走三步)

甲:退两步!

乙:哦!好!还退两步。(向后退两步)

甲:站在原位!

乙:唉!(乙站回原位)

甲:往前!不好!好不了!

乙:怎么好不了?

甲:就冲您这走,这模样,就好不了。你走道,晃悠!不单晃悠,而且有声音,腾腾的!迈步如匝,行走如拉,欠吃早饭没晚饭。

乙:咳!

甲:打这走愣歪到那儿去了!败道!叫白了叫“败道”!相书上有,这叫“蛇行”,“蛇行鼠窜,余量不过三天”

乙:唉!

甲:哎呀!说话声音,行声音大,就声音小。话分三段,中无准汉。语要均平气要和,贵人语迟小人多,闭口无言唇乱动,不离贫贱受折磨。重重谈嗽一声!使劲!

乙:啊——咳——!(咳嗽)

甲:完了,没底气!

乙:活不了哟!

甲:这咳嗽,它分富贵贫贱啊!富贵音韵出丹田,气实喉宽响又尖,贫贱不离唇舌上,一世奔走不堪言。你呀!一无可取!挣多少钱也存不下!由打这些年来,你是奔忙劳碌,奔忙劳碌!挣多少钱也存不下!左手拿个搂钱的筢子,右手拿个没底儿的匣子;搂多少,漏多少;挣多少,花多少。花木栏杆养鱼池,自己为难自己知;有人说你心欢喜,委屈为难在心里。驴粪球儿——

乙:啊?

甲:驴粪球儿,外面儿光啊!

乙:是啊!

甲:不知道的以为,嗬!王凤山,混得不错了!其实啊,什么也没剩下!

乙:对!

甲:到现在说,房子不趁一间。

乙:可不!

甲:地没有一亩。

乙:唉!

甲:还得赁房住。

乙:对!对!

甲:你家到是北京人。

乙:啊!

甲:老家在这儿。在这儿往北,二里多地,就是你们家。

乙:对!

甲:对不对?大杂院儿,三家街坊,连你们四家。你们住两间,北房,靠西头那两间,里屋小外屋大的房子。

乙:对!

甲:家里三口人,你,你老伴儿,还一外孙子。

乙:对!

甲:晚饭你们吃的饺子,你还就的烧饼。饺子馅儿咸了。你爱人听戏去了,锁门了,钥匙搁刘楠(注:听不清具体的字,可能是人名)那屋了。

乙:啊!

甲:对么?

乙:对!怎么那么灵呢?

甲:当然灵了。

乙:啊!

甲:咱俩在一院儿住么!

乙:一院儿啊!
文章来源:李伯清散打评书全集=http://www.datiegun.com/xiangsheng/liboqing/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平平淡淡就是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关于我们| 相声坛子 ( 湘ICP备10203368号-1 )

GMT+8, 2019-7-18 21:36 , Processed in 0.09360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世界学习室© 2011-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
news:
鎮插偓濡瑰瓙鍐呰¥琚墥鏄ュ厜娉
7鏈1鏃ヨ溅杈嗚喘缃◣娉曞疄鏂戒拱鐢垫懇涓嶇敤缂寸◣浜
淇凷-500鍙嶅绯荤粺鎴栨彁鍓嶄氦浠樹縿鍐涜澶囧吋鍏峰弽鍗槦鑳藉姏
鍙蹭綆浠烽熸姠锛丄lterna椤剁骇楸煎瓙閰变慨澶嶆礂鍙戞按+鎶も
淇勬彁璁笌缇庡浗鎹㈠洑鎴栫敤缇庣睄鐢峰瓙鎯犲叞鎹㈠洖浜氱綏鐢崇
闈炲啘鍊掕鏃讹細缇庡厓鍙嶆敾閫艰繎97娆у厓鑻遍晳鎶鏈蛋鍔垮墠鐬
閮彴閾細鍙版咕棰嗗浜鸿閬垮厤鎴樹簤缁存寔涓ゅ哺鍜屽钩
鍦ㄨ穼鐮粹2%鈥濆悗鏈烘瀯涓轰綍瀵圭編鍊虹殑鐑儏绐佺劧鍙樺緱璋ㄦ厧?
鏉滃叞鐗瑰姞鐩熺缃戠殑鍐冲畾鍥犵礌!浠栧洜姝や笉鐩镐俊鍕囧+
鍥涘窛鐢峰瓙濂告潃15宀佸コ鐢熸鍓嶆浘涓ょ姱寮哄ジ妗堝苟鑷翠竴浜烘
鍒簡澶у反榛庯紒鍒╂瘮閲屼簹鎬荤粺+AC绫冲叞浼犲涔嬪瓙绂婚槦
缇庨珮涓敓楂樻按鍑嗛《鎾炶佸笀
瑁佸垽涓撳:鑻忓畞鐐圭悆鏄敊鍒ゅぇ杩炰竴鏂圭偣鐞冧笉鍒や负濂
椋庡彛涓婄殑鍦伴渿棰勮锛氭皯闂存満鏋勪笌瀹樻柟鏈烘瀯鈥滅珵璺戔
榛勯噾澶ц穼杩20缇庡厓閫艰繎1400鏈澶х殑闈犲北鈥滃彉鑴糕濅簡锛
鍦熻冲叾閲屾媺鍏戠編鍏冩寔缁媺鍗囨定骞呮墿澶ц嚦2%
鍚夊埄姹借溅閿閲忓ぇ璺岃儗鍚庯細缂轰箯绮惧搧鐖嗘鎴愯嚧鍛藉急鐐
杩+灏煎奖鏄熷崱姊呴殕路浼壘鏂洜鐧棲鍘讳笘骞翠粎20宀
寮鍠蜂簡锛並D鍙椾激鍥犲媷澹棤鑳芥潨鍏扮壒杩樼偣浜嗚禐
鍥介檯娓呯畻閾惰鍚戝悇鍥藉ぎ琛屽彂鍑鸿鍛
姹囦赴锛氭亽瀹変及鍊煎叿鍚稿紩鍔涘悂涔板叆闄嶇洰鏍囦环鑷70.3娓厓
涓儫棣欐腐璐㈠瘜绁炶瘽:14澶╂毚娑307%瀹氫环浣庤繕鏄倰浣滅寷鈥
360閲戣瀺鍙戝敭750涓囪偂ADS:閮ㄥ垎鑲′笢鍗栬佽偂鍛ㄩ缚绁庢湭鈥
閽堝\"閫氳繃鎼滅储寮曟搸杩涜楂樿冨織鎰垮~鎶"鐧惧害鍒氬洖搴斾簡
鏄嗘眬锛氬鏋溿婂ソ鑾卞潪寰浜嬨嬭〃鐜颁笉閿欏彲鑳芥彁鍓嶉浼
瀹嬩徊鍩虹濠氬悗鐖哥埜棣栧彂瑷锛氫竴鍒囬兘鏄垜鍜屼徊鍩轰笉濂
鍗″搰浼婁細璧板悧锛熶粬濮愬鍙戝浘鍙瑕佷繚鎸佽愬績(鍥)
鐧惧煄鎴夸环鏀跺叆姣:涓婃捣绗簲杩欎釜鍩庡競涔版埧鍘嬪姏鏈澶
灞曡|鎽勫奖銆佺瀛︺佹椂灏氳糠閮界湅杩囨潵鍟︼紒鏉ュぇ閮戒細鑹烘湳鍗氣
宸磋惃闂ㄥ皢鍔犵洘瑗跨敳鍔叉梾鑾峰畼瀹f晥鍔3骞磋豹澶5鍐犲啗
news:
銆婄豢鐨功銆嬪紩浜夎锛岀墖涓湁澶氬皯鎯呰妭鏄湡鐨勶紵
澶栧獟绉板崕涓哄噯澶囪捣璇夌編鍥芥斂搴 鎸囧叾杩濊儗瀹硶
娴烽氬瓒咃細鑲″競鍜屽哄競鐨勯闄╁亸濂芥彁楂樹簡鍚楋紵
鍞愭芳:鏂版彺鍜岀悆闃熻繕闇纾ㄥ悎 鐩兼敼鎺夋敞鎰忓姏涓嶉泦涓瘺鐥
鏉庡悓鍥斤細涓嶈兘灏忕湅涓浗鐞冨憳 浜夊彇缁欓噾鐜熷搲鍒堕犻夯鐑
澶栦氦閮ㄨ皥鍚﹀喅缇庢柟娑夊鍐宠鑽夋锛氫笌涓柟绔嬪満涓ラ噸涓嶇
楹荤渷鐞嗗伐瀛﹂櫌灞曠ず杩蜂綘鍥涜冻鏈哄櫒浜猴細绔熺劧杩樹細鍚庣┖缈
鏃惰瘽|鍚冨湡璀︽姤 2019杩欎竴娉㈡柊琛ㄦ潵鍔挎惫姹
涓噾锛氳瀺鍒涗腑鍥界洰鏍囦环鍗囪嚦39.64鍏 閲嶇敵鎺ㄨ崘璇勭骇
榛勯噾鏈熻揣鍛ㄤ簩鏀惰穼0.2% 杩炵画绗7涓氦鏄撴棩涓嬭穼
娣卞嚮|鐗规柉鎷夊ぇ瑙勬ā闄嶄环寮曚笉婊 鑰佺敤鎴锋槸鍚﹀緱鏈夎ˉ鍋匡紵
璧勬湰铚傛嫢杩涙柊鍏村競鍦 浠婂勾瑙勬ā宸茶秴鍘诲勾鍚庝節涓湀鎬诲拰
91宀佹姉鎴樿佸叺锛氳繃鐫鐢滄棩瀛愪篃涓嶈兘蹇樹簡浠ュ墠鐨勮嫤鏃ュ瓙
浜哄彛鏅煡杩樻病寮濮 鏀垮簻宸插湪璁″垝鏀堕泦绉绘皯韬唤淇℃伅
绗斿厠杩滀笢闆嗗洟鏀惰喘钀ラ攢璁捐鍙婄敓浜ф湇鍔′笟鍔
鐗规柉鎷夊叧搴+瑁佸憳闄嶆垚鏈紝鏄垬鐣ラ夋嫨杩樻槸宀屽矊鍙嵄锛
鏁呭鑾锋崘涓浜垮厓 寤剁Η瀹滅儌灏炬ゼ鈥濆皢琚繚鎶や慨缂
鍙梚Phone璁㈠崟涓嬫粦褰卞搷 瀵屽+搴峰ぇ骞呭墛鍑忓伐浜鸿柂姘寸鍒
婀栧崡婀樻江鐗瑰ぇ鍥紮璐╂瘨妗堝憡鐮 3鍚嶆瘨璐╄鎵ц姝诲垜
鏄熷反鍏嬬尗鐖澂寮鍞伃鍝勬姠 娣樺疂鍚屾姣旀瘮鐨嗘槸鐪熷亣闅捐鲸
娉板浗澶ч夊墠鎬荤悊宸磋偛鍐嶅彂鏂版瓕:绾犳浠や汉澶辨湜鐨勮繃寰
鍗板害浣庤糠鐨勭粡娴庢垨褰卞搷鑾开鐨勮繛浠荤珵閫
鐜╃ぞ浜ゅ獟浣撹浜ょ◣? 涔屽共杈炬暟鐧句竾缃戞皯寮冪敤FB寰俊绛
涓鍥炬祦|鎶婅┕濮嗘柉杩14宀佺殑鍎垮瓙绛惧叆婀栦汉鎬庝箞鏍
闊╁浗24宀佸仴韬コ绁 鍠滄姹楅 涓鍛ㄨ鎹7濂楀仴韬锛
闃挎牴寤疯涪鍙嬭皧璧涙彁鏉′欢:绂佹閾叉瑗 涓嶅噯鍚堝奖
濂跺ザ閫濅笘閮噰娲佸彂鏂囨偧蹇碉細浣犳瘮鎴戜滑閮藉媷鏁
涓浗鍦ㄧ嚎闆跺敭鍟嗕粖骞寸浜屾澶у箙璋冮檷鑻规灉iPhone浠锋牸
鏍稿績鍑鍒╁ぇ澧90% 鎭掑ぇ鏈潵浠嶆湁宸ㄥぇ涓婂崌绌洪棿锛
鑿汉鐐轰富 棣搵鍗氶珮涓コ绫冩檳绱氭礇甯傚崐姹鸿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