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坛子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爆笑相声本子《秘偏方》 剧本正文“外国人最钦佩咱们的医学”-相声下载-相声坛子

查看: 215|回复: 0

爆笑相声本子《秘偏方》 剧本正文“外国人最钦佩咱们的医学” [复制链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UID
1
坛酒
6
咸菜
278
馒头
625
包子
10531
分享
808
在线时间
2800 小时
注册时间
2009-11-25

活力之星勋章 宣传小组

发表于 2018-5-5 17:02:52 |显示全部楼层
爆笑相声本子《秘偏方》
剧本正文
马:外国人最钦佩咱们的医学!

王:是啊?

马:很多外国人要学(音xiáo)咱们中国这个针灸科吗!

王:奥!

马:针、针灸懂吗?

王:针灸,扎的。

马:哎,扎针那个,外国人大夫也有治病的,他扎针他不是这个!他那是什么扎针呢?

王:啊?

马:一个玻璃管,一个针,把那个药水嘬上来,扎静脉,扎皮下。

王:对!

马:扎针嘛。他看看中国这扎针跟他不一样!

王:奥!

马:就是这个针,不是蘸了药水了,药水泡的。

王:啊

马:全不是!就儿这针。扎时还擦擦,擦干净喽,拿过来就扎,扎了就治病!

王:嘿。

马:外国人就纳闷儿了。他不懂啊!他看着新鲜。这怎么回事儿呢?

王:是啊

马:眼看着,要参观参观。病人来了,捂着心口,啊哟,胃疼。

王:嗯。

马:啊呀,胃疼,直不起腰来。

王:哎。

马:外国人站这儿看着。这怎么办?!

王:嗯?

马:什么办法?一看呐,不给药吃,不开方,拿过来就扎针。

王:嗯。

马:这么大个针,还擦擦。“伸手”一伸手,往这儿扎。这儿叫什么?

王:啊?

马:“内关”

王:奥!

马:扎进去,捻捻,坐这儿歇会儿吧。一刻钟,针拔出来,再问病人,“怎么样啊,胃疼?”“嗯……好了?!”

王:嘿!这么会儿好了。

马:外国人一看怪啊!又来了病人!歪嘴,嘴歪眼邪。嘴歪到这儿了。

王:啊哟!

马:病人坐下了,怎么办?拿过针来,扎!

王:扎。

马:也扎针。耳朵后头,这叫“风池”。

王:奥!

马:针扎进去,针一进去,眼看着歪嘴,“嗯……”正过来了!

王:好了!

马:就这么快!那个,啊哟,肚子疼,闹肚子,跑肚子拉稀,蹲地上都站不起来了。来,扎针!

王:奥!

马:肚脐眼儿下边儿,这叫“关元”。扎进去,热乎乎的,针拔出来。病人怎么样?拉稀怎么样啦?连干的都不拉了!

王:那好!

马:就这么快!

王:嗬!

马:牙疼!啊哟,牙疼。吃饭吃不了,说话都说不了了!捂着腮帮子来了。“好,伸手!”到这儿,一扎针,手,大拇指,二拇指头,正当间儿,这叫“合谷”,这儿,扎一针。再重点儿。耳朵前边儿“下关”扎一针,再瞧瞧病人怎么样啦?“好啦,不疼了!”

王:嘿!

马:外国人看着,怪啊!哎呦,牙疼,扎手这儿,二尺多远,怎么管的事儿?

王:嘿呀。

马:离着二尺多远。学(xiáo)!

王:呵

马:现在外国人净是学咱们这个的。学医学,学这个扎针。

王:是。

马:外国人还没学咱们这个,这个拔罐子。这中国兴的。拔罐子!腰疼,腿疼,膀子疼,肚子疼,来个罐子,里边点个火,噌,嘬住了。呆会儿肚子好。

王:哎!

马:我还不行。我这人拔不了罐子。

王:怎么?

马:骨头太多,跑气!

王:咳!

马:跑气,嘬不住。我身上哪儿也拔不了罐子。

王:啊。

马:嘬不住。还有大膏药,外国人都没有的。

王:奥!

马:大膏药,贴肚子上。北京卖的狗皮膏,哎呀,那狗皮膏,多大个儿!甭算皮子,就光那膏油子,这么大个儿,圆的,贴上,那是给大胖子预备的。

王:奥。
7.jpg

马:大胖子,肚脐眼儿恁么大个儿!

王:嚯!

马:我不行,用不了。那个大膏药,有一贴,包起来了!

王:嗨!

马:没法儿!外国人还不学咱这个偏方。

王:奥!

马:“偏方治大病”,都这么说呀。我们应当相信偏方,但是我们也不能完全净信偏方。必须要听大夫的话。大夫给你偏方,我们要听:给你副药,告诉你了,黄酒,黄酒送下。这是偏方。偏方配合着药。你这个药啊,起个早儿;你这个药啊,来点儿山楂片儿;你这个药啊,切三片儿姜。

王:嘿。

马:它配合药,不是光用偏方!

王:啊。

马:哎,别象我们那个二大爷似的,我有一个本家二大爷,他就这样,光信偏方,不信大夫。谁要上医院他还拦着。“上医院干嘛去,倒霉了你这人!上医院干嘛去?偏方治大病啊!‘萝卜就热茶’啊!‘萝卜就热茶,气得大夫满街爬’!”

王:嚯。

马:这人你说,你不信大夫拉倒,还气得大夫满街爬干什么!他就信偏方,那不行,光给偏方,不可能。

王:啊。

马:你多怎瞧大夫光给偏方的?

王:没有吗?

马:没有!你上医院挂号了,光给偏方?哪有那事儿啊!上医院了,挂号,看病。挂完号儿了,二楼一坐,大椅子上等着,就等叫号。等啊等啊等啊,等俩多钟头,好容易盼着哪护士叫号儿了:“91号,92,93号,93号,93号来了吗?94,95,进来。”进来了,还没等坐下呢偏方大夫来了,光给偏方。“怎么样?嘛……嘛事?嘛病,嘛病?怎么地了?你有嘛病?说话!”

王:“我这个,这个胃疼”。

马:“胃疼啊,萝卜就热茶!走!”

王:啊?走啦?

马:完了。白等,白等俩钟头儿。一个‘萝卜就热茶’,完了,打发出来了。“您呢?嘛病?您怎么回事儿啊?”

王:嗯。

马:“我……咳嗽,咳嗽,到后半夜,这个痰呐……”“得得得得得,别说了。不是咳嗽吗?买俩梨,买俩梨,煮了连汤喝了。走!”

王:这也完了。

马:“您啊,嘛病?你说!说话,嘛病?"

王:“啊……闹肚子。”

马:“闹肚子,麻酱和白糖,走!”“老头儿,老头儿怎么回事儿?老头儿嘛病?”

王:“哦,您老,喘呐……”

马:“喘?老病。老病没治,买棺材预备着!”

文章来源:张鹤伦相声歌曲大全=http://www.datiegun.com/xiangsheng/zhanghelun/

平平淡淡就是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 相声坛子 ( 湘ICP备10203368号-1 )

GMT+8, 2018-9-22 06:27 , Processed in 0.06250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世界学习室© 2011-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