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坛子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郭德纲单口相声鬼吹灯 郭德纲不过是犯了所有初创者共同的原罪-三人相声-相声坛子

查看: 179|回复: 0

郭德纲单口相声鬼吹灯 郭德纲不过是犯了所有初创者共同的原罪 [复制链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UID
1
坛酒
6
咸菜
278
馒头
625
包子
10531
分享
808
在线时间
2800 小时
注册时间
2009-11-25

活力之星勋章 宣传小组

发表于 2018-5-5 17:04:28 |显示全部楼层
郭德纲不过是犯了所有初创者共同的原罪



相声演员曹云金和师傅郭德纲已经鱼死网破,互相在媒体上抖搂隐私,彼此都有了要置对方于死地的心了。

此前谈娱曾以《曹云金撕郭德纲,天下熙熙利来利往》为题(点☜回顾历史),写过这场师徒撕逼大战。如今两人你来我往好不热闹,有人从中看出文笔:说相声的都是好文笔,这俩人一个比一个文字表达能力强;有人从中看到隐私:跟郭德纲的那个戏曲线的女记者到底是谁?还有人化身福尔摩斯,将某一时段中所有记者稿件一一罗列,据说里面有一篇肯定是那个女记者写的;有人同情曹云金,说郭德纲是个暴严苛小气睚眦必报,但有人力挺郭德纲,说自己并不是钢丝。

但实际上,这场闹剧不过身在娱乐圈,才被无限度的放大,被围观。这种师徒决裂,分配不公,彼此痛下杀手的戏码,在个行业各都不鲜见。

对于徒弟来说,最诟病的恐怕就是——师父太小气了。

没错儿,身为徒弟,眼见得师父他起高楼,眼见得他他人前红,眼见他大把大把的钱装进来,可是给徒弟的就那么多,甚至在徒弟算来,不过是牙缝里撕出来的一点肉,真真儿的不足挂齿。



昨天,我去听相声了(不是郭德纲的场),普通的相声馆子,周末大概做了10桌子人,我粗略算了一下,每周200块左右的茶水门票,十桌2000多块。这还是周末,周内一定是达不到10桌以上的上座率,徒弟们在台上抱怨,说一场相声平均每天收入40块,要想去KTV买一打啤酒需要连续说16天半的相声,我心算了他们的营业额和维护剧场的费用,觉得班主也不易。因为上座率高,班主很高兴,徒弟们在台上说完以后他兴冲冲地穿着红色大褂上了台又说了段,顺便感谢了捧场的老客户。我花了40块钱送了2个花篮出去,果然又有人上来说了两段,算是感谢送花篮的客人。

那一刻我不由地想起了郭德纲和曹云金。



曹云金历数郭德纲罪状的时候,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天天客满,他曹云金平均每天拿着一百多块的工作费,言外之意是师父对他们的盘剥太厉害了。看,一个人不当老板,确实不知道柴米贵,徒弟们光看着门票茶水收入,可是维护园子呢?大客户人脉维护这都是赤裸裸的钱啊,每个初创老板,每个财富积累期的富翁,我不敢保证全部都是,可大部分确实是靠着精打细算攒下第一桶金的。当然,在最初的时候,确实吃相可能难看些,可能眼神穷凶极恶些,但是这些不该是他被鞭挞被嘲笑的原因——世间都是利滚利,连赚得大钱后的李嘉诚都格外吝啬,就不要苛刻那些还在资本积累期间的老板了。

我看许多人力挺曹云金,出走德云社之后,曹云金的路可能确实不好走,所以他要出头,要跟原来的门派斗,要摆态度要争取自己的利益,这些在后来的争取都是无可厚非的。



但是我想讲的是初心——最初的时候,15岁的曹云金遇到27岁郭德纲的时候,彼时,他们相识于微时,彼此都是少年身。少年意气,拜入师门,一起发誓以后红了一定要做出点什么,光宗耀祖必然是誓言中重要的一句,谁能晓得,雨打风吹过,师徒竟然成了眼前这般模样。

昨天我跟一个编剧聊天,他现在也带几个徒弟写剧本。说到这件事儿,他忽然整个人弥漫起了一阵被旧日义气裹挟住的江湖义气。

“曹云金这件事,我觉得他做的太不地道了。我也住过地下室,当时这个条件就这样,草根,想在娱乐圈有一席之地,受点苦,都是必经之路,没必要现在当做呈堂证供来对谁进行审判。”

“带徒弟还跟开公司不一样,每个人都有品行性格,要按照不同的方式因材施教,师父也要付出很多心血的。就算是最艰难的时候,郭德纲还要养活那么一大家子人,肩膀上的压力也是嗷嗷大啊。”

“我最初入行的时候也拜过师父,当时大家都艰难啊,都是想,一个人单打独斗,互相抱团取暖壮声势,当时都发誓,以后红了,大家还能一起干点事儿,但是那些誓言都在岁月中随着风飘走了。”

看,有过一些经历,有过一些阅历,似乎觉得谁都可以原谅,谁都可以被谅解。

实际上,无论是曹云金还是郭德纲的长文中,透露出来的无非也是——利益。你看,我们于困顿中一同携手走来,在看不到未来时,“红”代表着无限的期盼和金钱权势地位的到来,那时,恐怕没有人会想到这一路会遭遇什么。我们天真烂漫的相信我们必将情比石坚——实际上,白手起家的夫妻、一无所有孤注一掷的合作人,能够走到最后的要依靠双方强大的自我掌控力和良好的个人素养,倘若这些不够完善,那么开撕、拆伙不过是个显而易见的结果,郭德纲和曹云金并不算是特殊的例子。甚至都不能说他们遇人不淑,毕竟,谁都有非要做不可的理由和可以被谅解的理由。如果硬要怪什么,只能怪复杂的人性了。





郭德纲单口相声鬼吹灯

郭德纲单口相声鬼吹灯
平平淡淡就是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 相声坛子 ( 湘ICP备10203368号-1 )

GMT+8, 2018-9-22 05:09 , Processed in 0.04687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世界学习室© 2011-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