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坛子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连丽如评书三国演义之汉末风云 《董卓大闹凤仪亭》全篇-连丽如评书网-相声坛子

查看: 109|回复: 0

连丽如评书三国演义之汉末风云 《董卓大闹凤仪亭》全篇 [复制链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UID
1
坛酒
6
咸菜
278
馒头
453
包子
6039
分享
306
在线时间
2489 小时
注册时间
2009-11-25

活力之星勋章 宣传小组

发表于 2018-5-11 15:22:09 |显示全部楼层
连丽如:《董卓大闹凤仪亭》
3.jpg

暗中牵袂醉中情,玉手如风已绝缨。
尽说君王江海量,畜鱼水忌十分清。

头七年的九月十五号,宣南书馆成立,正式开始演出是前七年的国庆节。所以今天正好是宣南书馆——北京评书自打接受传承任务以来开的第一个书馆的七周年纪念,谢谢大家支持北京评书。大家看到台上的两个花篮,是京剧名家张逸娟老师、米博老师和洪岩老师送的。评书界和梨园界是鱼水之情,唱戏的喜欢听书,说书的必须听戏。评书演员借鉴京剧的唱念做打,京剧演员通过听书增加文史知识。这幅是京剧名家刘宸老师手书:“听书观古。”谢谢刘宸老师。

宣南书馆成立七周年了,虽然我也累病了,但孩子们都成熟了。玥波开《水浒》了;梁彦有进步了;老二贾林呢,都抱孩子了。北京评书能有今天的盛况,靠的是政府的支持,还有广大听众。没有听众,就没有书馆;没有书馆,就没有北京评书。再一次感谢大家的一如既往。

虽然说我累病了,但经过几个月的休息呢,已然把身体基本调理过来了,就是脑子有些不太好使,老觉得没有原来的反应快。后来我一想,是得这样,老了嘛,七十多了。如果现在我的脑子比玥波还好使,那就错了,不可能的。大家很原谅我,我现在上台拿着提纲,其实也不怎么看,就是怕忘了点儿什么。我父亲六十八岁就故去了,怹六十岁的时候,我跟着怹学说书,在台上怹抽烟,抽烟的目的是为了休息休息,而烟盒翻过来有一个小提纲,我现在才理解,怹经受了那么多政治打击,确实脑子不成了。我如今也是,虽然累病了,但没什么大病,缓缓之后,别的活儿都推掉,就是好好说书,再带他们一把,把北京评书更好地传承下去。看着北京评书的蒸蒸日上,看着孩子们的茁壮成长,我特别高兴。


李滨声绘《凤仪亭》

咱们接着说凤仪亭。刚才这几句开场诗说的是绝缨会,绝缨会说的是楚庄王。楚国在而今湖北武汉,长江地带,离中原比较远,中原的国家跟楚国似乎都有点儿格格不入。当时楚国的令尹叫斗越椒,令尹实际上比丞相的权力大得多,这个职位必须跟本国的大王有关系,或者是立过赫赫战功的后一代,经过挑选,才能够当令尹。斗越椒仗着祖上立下战功,他控制着整个楚国的局面。不但如此,他还想跟楚庄王争衡天下。虽然你是王,我是臣,但我们家功劳太大了,有朝一日我把你灭了,楚国就归我了。所以说斗越椒怀有不臣之志。楚庄王要灭他,得把权力慢慢弄回自己的手里,斗越椒可就有察觉了。确实国君应当掌握国家的大权,斗越椒不能明着跟楚庄王斗,于是暗中集结自己的势力,借着楚庄王带兵出去打仗的机会,他就准备谋反了。结果这件事被楚庄王知道了,楚庄王马上带兵回国要灭斗越椒。最关键的一仗在哪儿?清河口。这边是斗越椒的人马,那边是楚庄王的人马,君臣决战,好争夺控制楚国的权力。斗越椒武艺高强,本领出众,尤其箭法最好。两军对垒,比试箭法,必须要有一个人把斗越椒射倒。您听书都知道养由基,养由基神射,可当时他还是一个年轻无名的小将,自告奋勇与斗越椒比箭。楚庄王虽然很着急,但也没办法。

两军对垒,在清河口大桥桥头之上,一边站着斗越椒,一边站着养由基。斗越椒一看,对面站着一个年轻的娃娃。“你在这儿站着干什么呀?”“我跟您比箭法。”“你小小年纪,打算怎么比呀?”“您射我三箭,我射您三箭,谁把谁射死,谁就算赢。”“废话,可不是谁把谁射死,谁就赢了吗?”“那您敢跟我对射三箭吗?”“你是谁呀?”“我是乐将军的部下,叫养由基。”“既然你是无名之辈,我得先射你三箭,如果你不死,你再射我。”斗越椒这叫矫情,这么大岁数,你还要先射,那还不把养由基射死啊?没想到养由基一乐:“老前辈,您射吧。您要是射不死我,我可就射您了。而且您射我三箭,我射您三箭,不准躲,不准闪。”“好吧。来!”

斗越椒抽弓拔箭,认扣填弦,“吧嗒”一声弓弦响,“哧......”头一支箭出去了。养由基在这儿站着,手里拿着弓。箭来了,他用弓梢“叭”这么一扒拉,人往旁边一闪,这支箭落地了。“哎?你不是说不许躲,不许闪吗?”“您瞧,我躲了闪了,您要是还能把我射死,那您才是高人呢。两军打仗,有不躲不闪的吗?说是说,可您这箭一出来,我身体自然就得往旁边闪。”“那这回不许闪了。”“不左不右,这回绝不闪了。”斗越椒认扣填弦,“吧嗒”“哧......”第二支箭出去了。养由基往下一矬身,“噌”,这支箭擦过头顶,落地了。“你可是说过不躲不闪。”“我没左右闪啊,我只是蹲下了。”“这不行,第三支箭你要是再躲闪,可就不算了。”“哎呀,您是老令尹,天下闻名的神射手,一箭就能把我射死,这回我不躲了。”斗越椒认扣填弦,“吧嗒”一声,“哧......”第三支箭出去了。养由基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眼瞧着这支箭到了,再躲都来不及了,就见养由基一张嘴,“啪”的一下儿,就把箭尖儿叼住了。这下儿可把斗越椒吓坏了,心可就慌了:打了这么多年仗,谁能躲过去我的三支箭啊?

这时候,养由基把箭拿出来了。“哈哈!老令尹,这回该我射你了。”“嘿嘿,射吧。不躲不闪,英雄好汉。”养由基认扣填弦,弓开如满月,箭出似流星,“吧嗒”弓弦一响。斗越椒听见弓弦响,以为箭出来了,往旁边一闪,箭没到。实际养由基是虚射,弓弦响了,箭没射出去。“哎?娃娃,你怎么没射呀?”“您瞧,兵不厌诈,再来第二下儿。”“这回你的箭可得离弦,不然就不算是你射的,我可要射你了。”“好,老令尹,你等着吧。”养由基拉开弓,大家伙儿全都瞧着,这回箭不能不出去。“吧嗒”一声弓弦响,斗越椒抬头一看,箭没出来,可身体下意识往旁边一闪,刚要生气,“哧......”,就晚了这么眨巴眼儿的工夫,箭到了,正奔着他闪的方向来了,一箭正中斗越椒的脑门儿,由打脑子中间儿穿过去,“扑通”一声,脑浆迸裂,小将养由基把斗越椒射死了。这是楚庄王灭令尹反叛的关键一战。之后楚庄王的部队把斗越椒手下这些人全都灭了,书不细表。

养由基立下这么大的功劳,楚庄王传下命令,就在渐台摆设太平宴,国家太平了。丰丰盛盛的酒宴摆上了,文武官员全都到了,楚庄王非常高兴。这场宴会起码得有百十多人参加,推杯换盏,开怀畅饮,伺候的人就更多了。宴会由打中午开始,一直到了黄昏。“来呀,重新更换酒席。”残席撤去,重新摆上宴席,都是海味,旁边有人伺候着。楚庄王的兴致越来越高,招呼大家“:来呀,大家来来来......”楚庄王心里痛快,亲自端起酒与众人共饮。天越来越黑,楚庄王吩咐一声“:来,掌上灯光。”那时候没灯,就是蜡烛,大蜡点上,整个儿渐台之上灯火辉煌,地上掉根儿针都看得非常清楚。楚庄王心里一痛快,传下命令:“唤许姬前来。”大家一听,鸦雀无声,都知道许姬是楚庄王的爱姬,长得特别漂亮。说漂亮到什么程度?就没法儿再漂亮了。环佩叮当响,许姬走到太平宴上,如同月中的仙子,大家全都举起杯来瞧着。楚庄王高兴啊“:爱姬啊,给国士们、功臣们,挨个儿地敬酒。”就这样,许姬往前走,旁边有人跟着,举着爵;许姬一爵一爵,挨个儿敬酒。

刚敬了十几个人,突然间一阵大风刮来了,“呜......”把渐台之上所有蜡烛都吹灭了。按说伺候太平宴的人应该马上掌上灯光,可那是春秋时期,掌灯没那么快;甭说那时候,就算现在,您也得找个电工修理修理呀。这时候,许姬正好来到一个年轻战将面前,这位已然有点儿醉意了。您想,由打中午一直喝到黄昏,现在都掌上灯了,时间可太长了。许姬来到他的面前正要敬酒,这位用手一揪许姬的衣裳。什么意思?调戏妇女。您说,能赖这位年轻的战将吗?谁让你没事儿从中午一直喝到晚上?酒劲儿往上撞,醉眼迷离,突然看见一位美丽的仙子到自己旁边了,天都黑了,灯也灭了,那摸一下还不正合适吗?他伸手一摸,许姬当然生气:我是国君之妻,虽然地位是妾,那时叫爱姬,不是正妻,但我丈夫是谁?我行二、行三、行四......小八小九都没关系,我丈夫是楚国国君。而你是国君手下战将,你摸我调戏我?臣戏君妻,当杀。许姬非常生气,用左手护住自己的衣裳,伸右手就把这位的簪缨摘下来了。您要听京剧,武将头上戴着盔,盔上有个簪缨,所有的战将头上都戴簪缨。许姬把簪缨摘下来,搁到袖口里,那意思你等着,我禀报国君。点上灯光之后,一看你头上没有簪缨,我丈夫一声令下:“臣戏君妻,当杀。”

许姬绕到楚庄王面前,低低的声音说了一句:“大王,请您掌灯。”“何意也?”楚庄王非常聪明:你绕到我身边就让我掌灯?许姬轻声说“:大王,风把灯烛刮灭了,我敬酒之时,有个战将用手揪我的衣裳,我护住了衣裳,把他头上的簪缨摘了,现在在我手里呢。只要大王传令掌上灯光,看谁的头上没有簪缨,您就把他杀了。”“好哇。来呀,不许掌灯。今天大家欢宴,一醉方休。本大王高兴,所有的战将把簪缨摘去,今天的太平宴就名为‘绝缨会’。”许姬一听,又明白又生气。众战将都把盔缨摘了,那刚才谁摸许姬的手了?不知道了。楚庄王听声音,估计大家伙儿都把簪缨摘了,这才传令:“来,掌灯伺候。”伺候的人早准备好了火镰火石火绒,准备点灯了,突然不让点了,大家伙儿都等着;这会儿让点了,“唰”一下儿,灯就亮了。许姬一看,所有战将头上都没有簪缨。楚庄王一看,乐了“:好啊,今天为绝缨大会。”

等大家喝得一醉方休,许姬跟着楚庄王回宫了。许姬就埋怨说“:大王,妾闻男女不渎,况君臣乎?”男女授受不亲,何况我是你媳妇,我和他有君臣之分。“您为什么这么做呀?您应该掌上灯光,把这个人揪出来,杀了才对呀。”楚庄王一摆手“:你是女人,女人应该多懂一些事。”其实我不爱这么说,我就挺懂事的。可那是什么时候?好几千年前。楚庄王拉着许姬的手“:爱姬,如果当时掌上灯光,你把这个人查出来,把他杀了,伤了国士之心,伤了功臣之心,国家就不能久长。绝缨大会,大家不明白,也不知道,但揪你衣服的这个战将心里自然清楚,从今以后一定会死心塌地报答于我,报答楚国。”许姬这才明白,楚庄王量大宽宏。

过了几年,楚庄王命老将连尹襄老带兵去打韩国。刚要出征,小将唐狡挺身而出“:您岁数大了,我带兵为前驱。”兵没多要,要了一百,唐狡带着一百兵往前杀。打一仗胜一仗,长驱直入,就到了韩国。等楚庄王来了,一直来到最前沿,楚庄王十分高兴。连尹襄老前来迎接“:拜见大王。”“你这么大岁数还这么勇猛,打了这么多胜仗。”“大王,功劳不是我的。来来来,唐狡。”唐狡上前:“拜见大王。”“大王,这是我的部下小将唐狡。功劳是他的,长驱直入,连战连捷。”“唐狡,你立下这么大功劳,本王有赏。”唐狡跪下了“:大王,您已然赏赐过我了,我怎能再受赏呢?”“这员小将,我连你的姓名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赏过你呀?”“大王,那天渐台之上太平宴,是我揪了许姬的衣服,您传令不许点灯,是为绝缨大会。揪衣服的就是唐狡我。”“哎呀......”楚庄王用手相搀“:好吧,等你立了功劳,回到国中之后,我再为重赏。”“大王,小臣有罪,不敢领赏。”晚上,楚庄王就跟手下人说“:如果当初不是绝缨会,今天唐狡能立下这么大的功劳吗?”后来有人对唐狡说“:你放心,回到楚国之后,大王还得赏你。”“不成,我是有罪之臣,大王已然赏过我了,我就不能再领赏了。”

您看,刚才这四句诗说的就是绝缨会。您听过梁彦说《西汉》,楚霸王项羽探涂山得宝。宝贝是谁的?就是唐狡的,盔、甲、枪。唐狡得的是谁的?殷风,纣王之子殷风造的。归了唐狡,再往下项羽探涂山,这才得宝。您要看《三国演义》,里面说的是蒋雄,说得不对,时间不对,地点也不对。实际绝缨会说的是唐狡,唐狡是绝缨会的主角。开书为什么要说这几句?因为今天这段书牵扯到绝缨会,需要拉典,也就是听书观古,应了刘宸老师的话了。一会儿我拉这个典呢,跟现在说是一样的,我索性把绝缨会的梗概内容先给您说清楚,一会儿就不说了。我这人不废话,不能一部书说七年(暗指王玥波《隋唐》说了七年,观众大笑)。

上回书说到司徒王允巧使连环计,明着把貂蝉许配给吕布,暗中又把貂蝉送给了董卓。您说,董卓那么大岁数老头子,而且是酒色之徒,每天跟年方二八的貂蝉起腻,他能不得病吗?董卓病了。貂蝉每天衣不解带,曲意逢迎,把董卓伺候得特别舒服。董卓病了一月有余,就没上朝。吕布天天盼着见貂蝉,见不着,听说太师有病了,我是他干儿子,得看看去,朋友还应该如此呢,何况是自己的干爹啊。借这个机会,吕布来了。董卓正在床榻上躺着呢,貂蝉在旁边伺候着。吕布一进来,一问干爹的病情,貂蝉就站到床后头去了。人要是有了病,就爱迷糊,董卓躺在床榻之上,迷迷糊糊,似睡非睡。吕布的两只眼睛就往床后头看,貂蝉也探出身子来看吕布,两个人眼睛对眼睛了。貂蝉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心,然后用手一指董卓,“唰”的一下儿,眼泪就下来了。吕布一看,“歘”的一下儿,心就碎了。她看他,他看她,虽然两个人都没说话,但呼吸之间,董卓有感觉。董卓迷迷瞪瞪一睁眼,正看见貂蝉探出半个身子;回头看吕布,吕布死死盯着自个儿的爱姬;回头再看貂蝉,貂蝉一扭脸儿,躲进床后头去了。这是什么意思?董卓气坏了:都知道你吕布风流倜傥,我这么大岁数,胡子都白了,她一看见你,当然就爱你不爱我了。董卓的醋意上来了。再说,董卓这个人残暴已极,他不是容人的主儿啊。“吕布!”“太师。”“你为什么调戏我的爱姬?给我出去,永远不准入堂!”往出一轰,吕布的脸臊得跟大红布似的,再想说话都不能说了,只能转身形走了出去。

吕布出来了,气哼哼往外走。对面来了一个人,儒儒雅雅,有点儿水蛇腰。谁呀?董卓的姑爷,谋士李儒。李儒看出来了“:温侯,您这是怎么了?”“太师病了,我好心好意看他去吧......”“您先别生气,有话好好说。”“我去看他,他的爱姬在那儿伺候他。您说,我站在屋里头,就看了那么一眼,他就把我轰出来了,说我调戏他的爱姬。太师怎么能这么对待我呢?啊?他可指着我呢。”这句话李儒爱听。“温侯,您别生气,我进去劝劝。您冲我了,千万别生气。”

李儒把吕布劝走了,转身进来了。“参见太师。”董卓还生气呢。“好啊,竟敢调戏我的爱姬,她要是爱上你,还能有我的份儿吗?你长得这么漂亮,再瞧瞧我,肉大身沉的......嗯?什么事儿啊,李儒?”李儒心说:干吗跟我瞪眼啊?我又没调戏您的爱姬。“呃,这个,太师,您跟谁生气呢?”“吕布。”“吕布是您的干儿子,您干吗跟他生气呀?”“他调戏我的爱姬。”“刚才我在外头看见他生气出去,我问他,他说是这么回事儿,您病了这么些日子了,干儿子来看看您,这是好意呀。”“那他为什么看我的爱姬?”“您说,这屋里总共就仨人儿,您睡着了,他看谁呀?”“那他就看我的爱姬?”“那您就轰他?”“当然,我生气了,我把他轰了出去,永远不许他进堂。”“您看,您这就错了。太师,您是不是打算要这汉室天下呀?”“不错呀。”“那您想要汉室天下,您仗着谁呀?您得仗着吕布,胯下马,掌中画杆方天戟,是您的左膀右臂。您现在把吕布轰出去,把他得罪了,倘若吕布跟您翻脸,这天下您还要不要了?”“咝......对呀,天下得要啊。”“就是啊。”李儒一摆手,董卓明白了,冲貂蝉一摆手,貂蝉进去了。

李儒轻轻的声音跟董卓说“:太师,您可得好好想想,不能为了一个貂蝉,失去了天下。”“说得有道理。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办?”“您把貂蝉赐给吕布。”“我干吗给他呀?”“那您就踏踏实实听我说段书。”“说评书?”“对了,我给您说段‘绝缨会’。”李儒就把刚才我说的这段跟董卓说了一遍。“您想,如果楚庄王当时点上灯烛,把唐狡揪出来杀了,那谁还能替他阵前杀敌呢?君王得有海量,您的心量也得放大点儿,不就是一个貂蝉吗,您把她给吕布不就完了吗?吕布一高兴,肯定奋勇杀敌。您看,唐狡还没得到许姬呢,感激君王没有治罪,就能阵前立功;您要是把貂蝉给了吕布,吕布胯下马,掌中画杆方天戟,灭尽天下诸侯,您稳坐太平天下,何乐而不为呢?”“嗯,说得对,容某思之。”李儒放心了,退出去了。

董卓躺在床榻上一想:我干吗给他呀?不行。“传李儒。”手下人又把李儒叫回来了。“太师。”“你刚才说的全是废话。”“我跟您说,您不能得罪吕布。”“不得罪没关系,赏啊,有的是金银,有的是彩缎。”“您还赏啊?”“二十斤黄金,一百匹锦缎。”“哎呀,太师,黄金可不如美女呀,黄金现在正落钱,在降价啊。”(注:包袱儿)“好言安慰之,退出去。”愣把李儒也轰出去了。没办法,李儒领黄金,领锦缎,给吕布送去了,好言安慰。吕布心里还是不痛快,老惦记着貂蝉啊。

一天,两天,三天......董卓病好了。既然好了,那就上朝吧,不能老不上朝啊。这一天,董卓来到朝中,面见汉献帝。您想,老没见了,得有多少国家大事商量啊。一件,两件,三件......吕布拿着画杆方天戟,站在董卓旁边。吕布一听,太师一个多月没上朝了,这刚说到第五天,时间长着呢。嘿,我找貂蝉去吧。趁董卓不注意,吕布提着戟就溜出来了,拢丝缰认镫扳鞍上马,一催赤兔马,来到太师府甩镫离鞍下马,把马拴好了,拿着戟进去了。您记住了,出宫上马、到太师府拴马,马说两回了;提着戟出宫、拿着戟进府,戟也说两回了。

吕布进了太师府,直接来找貂蝉。貂蝉听见外头脚步声音响,知道是吕布来了。因为董卓肉大身沉,吕布多轻啊,跑得又快,又想见貂蝉,这是我媳妇,现在跟董卓睡觉,我受不了啊。听声音貂蝉就知道,貂蝉一回头:
“温侯......”话都说不出来了。“到后花园凤仪亭等我。”吕布跟接了圣旨似的,拿着戟就出去了,来到后花园凤仪亭中,把画杆方天戟倚着栏杆这么一戳。您记住了,这是第三次说画杆方天戟。吕布在凤仪亭中等着貂蝉,时间不大,就见貂蝉“分花拂柳而来,果然如月宫仙子”——这是《三国演义》原文。要不怎么说“马上看壮士,花中看美人”呢,这些花儿都比不了貂蝉,貂蝉太美了,闭月羞花之貌。

您看,《三国演义》美女多了。像刘备的夫人甘夫人、糜夫人,长得都非常漂亮,尤其是甘夫人,长得特别白。您要说梁彦白、王玥波白,人家甘夫人比他们俩白多了,玉肌冰肤,就跟和田玉、羊脂玉一样。据说刘备晚上先不睡觉,等甘夫人洗完澡往销金帐里一坐,刘备刘玄德掌上灯光,在灯下观看,看够了才睡觉呢。我这是看野史看来的,您就说甘夫人得多漂亮吧。年轻的时候我不敢这么说,怕人家笑话;现在我七十多了,我也不嫌寒碜,也不怕人家笑话了。

我这人还善于学习。昨天老伴儿跟我说“:你看,河北电视台正演《三国》呢,你好好看看。”打开电视,我越看越烦。演貂蝉的演员叫陈好,不说她演技如何,就说现在想找像貂蝉那么美的人也找不着,中国的女演员里能找到这么一个就不错了。后来演到司徒王允站在殿外朗读圣旨,要把董卓杀了,念完圣旨,董卓一惊,大家伙儿往上一扑,吕布飞马过来,这叫飞马越宫墙,实际是吕布在董卓的身背后把董卓刺死。当然,为了表现得很惊险,场面上要好看,这些跟咱们都没关系,得允许人家导演发挥,但有一个地方我不能容忍。王允念完圣旨,这可是皇上的旨意,“啪”,往地上一扔,王允扔圣旨......后来我跟老伴儿一说,老伴儿告诉我“:人家有人家的处理方法,你别以为你们说书的全对,你有人家挣得多吗?王允扔圣旨,人家演这一场戏多少钱啊?你说一年书,都没人家挣得多,说你的书去吧。”我说:“得了,我不瞧行不行?我也不生这份儿气。”我不敢接着看了,我怕受影响。回头我再说书,“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然后“啪”把圣旨一扔?我这人老了,容易受传染。所以说书得按照书说,有时也看一些参考书,但要分析。为什么说大家共同研究,共同分享?我分析得不对,您有独到的看法告诉我,咱们互相研究,把《三国》说好。因为现在大家的文化水平都提高了,都知道欣赏。那么,如何欣赏中国古典文学名著?说完《三国》之后,我就跟着欣赏《水浒》,我得好好学习。

吕布吕奉先把画杆方天戟往凤仪亭中一立,这是第三次提到戟。吕布抬头一看,貂蝉真是太美了,如同月中的仙子,尤其在花中轻飘飘地一走,更漂亮。当时吕布的心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了,迷瞪嘛,爱情就是这样。等貂蝉轻轻走到吕布的面前,眼泪下来了。“温侯......”“啊......”“温侯......”貂蝉说话得慢。为什么?等董卓来啊。“我虽不是司徒大人亲生之女,但司徒大人拿我当亲生之女对待,视为己出。”现在这个问题对于吕布而言,已然很不重要了。不管你是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反正你这么美,应当是我的,现在归了董卓,我受不了,我还是那么爱你。貂蝉说“:司徒大人把我养大成人,我一直想着自己的婚事,不知道应该如何解决。”这是我用现在的语言说的。“司徒大人把我许配给温侯,虽然为妾,但我平生之愿足矣。我知道温侯是天下英雄,能给温侯做妾,我高兴。万没想到太师把我接进府中,行此奸淫之事。我有心当时死去,但我想见将军一面,见了将军之后再死,我就不后悔了。温侯,我已然被老贼奸污,不能再伺候温侯,今天把心事说清楚了,死在你的面前,我就踏实了。”说到这儿,貂蝉往上一迈步,踩着凤仪亭的栏杆,就要往莲花池里跳。吕布“嘭”的一下儿就把貂蝉抱住了。貂蝉会说话呀,一席话把吕布的心都说碎了。

您看,貂蝉这话说得非常有理,而且十分动情。我本来当时就想死,可没办法,我想见将军你一面。因为我是你的身旁侍妾,虽然没有成亲,没有同床共枕,但咱们有名分。现在我跟你见了面,把心里话说清楚了,我不愿意让董卓奸污我,死在你的面前,我认了。

您说,吕布听了这么些动情的话,受得了吗?一下儿就把貂蝉抱住了。“我明白你的心,只是不能跟你共语。”貂蝉哭了“:温侯,今生不能在你身旁侍候,只盼来世能够嫁给你,成为你的侍妾,我心愿足矣。”太动情了,这辈子不成,下辈子我还嫁你。吕布听完,马上发誓“:我今生不能娶你为妻,非英雄也。”甭等下辈子,这辈子我非娶你不可,不然我就不是英雄。吕布也哭了。貂蝉能够把吕布说哭了,太不易了。所以貂蝉非常不容易,想激怒吕布,双眉倒竖,二目圆睁,这好办;让他流下眼泪,得感动他,英雄有泪不轻弹,能让英雄落泪,那可太难了。

貂蝉流着眼泪跟吕布说:“温侯,我度日如年啊,今天和你说完了,你让我死吧。”“我不能让你死,我今生一定娶你。”“可我在老贼手中,被他控制,无论如何,温侯得把我救出虎口。”貂蝉又逼了一句。吕布吕奉先看了看貂蝉“:唉!今天是趁着老贼和万岁谈论国家大事,我跑出来了,见你一面,我现在可得走了。要是不走,老贼发现,我性命休矣。”貂蝉真聪明,又激了吕布一句“:温侯,你是天下闻名的英雄,没想到求你救我,你竟然如此惧怕老贼?那我还是死了吧。”“你别死。”“我死吧。”“你别死......我得走了。”吕布伸手抄戟。您看,这可是第四次提到戟了。

貂蝉心说:你别走啊,董卓还没来呢。“哎呀,温侯,都知道你胯下赤兔马,掌中画杆方天戟,虎牢关前刘关张三人都打不过你,小宴的时候你都给我唱啦(注:包袱儿)。你是天下闻名的英雄,大汉朝还有谁能跟你比啊?你怎么就这么惧怕老贼,受他人所制啊?”貂蝉流着眼泪说,心里的意思是等着董卓,你快来;可话是说给吕布的。“哎呀......”吕布吕奉先英雄气短,一下儿又把貂蝉抱住了。吕布心说:是啊,我是个大丈夫,胯下马,掌中戟,天下第一勇士,我能惧怕老贼董卓吗?吕布满面羞惭,觉得貂蝉指责得对。而貂蝉就借着这个机会,躺在吕布的怀中,两个人搂搂抱抱。貂蝉在这儿哭,就等着董卓来。吕布把手中的画杆方天戟重新靠在凤仪亭的栏杆上。各位,这是第五次写画杆方天戟了。就在这时候,“腾腾腾”脚步声音响。貂蝉心说:我完成任务了,董卓回来了。

董卓怎么回来了?董卓跟汉献帝谈着谈着国事,董卓一分神:吕布哪儿去了,怎么没了?糟了,他一定是找我的爱姬貂蝉去了。“哎呀,万岁,告辞。”董卓赶紧就出来了。回到自己的府门前一看,吕布的赤兔千里马正在这儿拴着。您看,这是第三次说到这匹马。董卓赶紧就问:“吕布进去了吗?”“回禀太师,温侯进去了。”董卓撒腿往里就跑。您别瞧董卓肉大身沉,四百多斤,这时候跑得特别快。董卓跑到自己的卧室“:darling?darling?”没人答言。旁边丫环过来了“:太师,您叫谁呢?咱们这儿没有叫darling的。”“摔跤的褡裢没有?废话,你没听见宋美龄管蒋介石叫什么吗?我是跟她学的。”“这年头儿不对吧?”(注:包袱儿)“那你甭管,貂蝉哪里去了?”“上后花园看花儿去了。”糟啦!董卓撒腿往后就跑。

跑到后花园,进后园门一看,董卓愣了,凤仪亭上吕布正搂着貂蝉呢。董卓再一看,亭子栏杆上靠着吕布的画杆方天戟。您看,第六回写戟。“呔!吕布,你这个匹夫!”貂蝉先听见脚步声了,吕布都没听见,搂着貂蝉正亲密呢。等吕布抬头一看,董卓来了,撒开貂蝉,就想拿起画杆方天戟走。戟还没摸着呢,董卓已然跑过来了,吕布连戟都不要了,撒腿就跑。董卓跑过来,伸手抄起画杆方天戟。您看,第七回写戟。前文书说过,董卓两膀膂力过人,双臂都能开弓射箭。董卓把画杆方天戟往过一扔。您看,第八回写戟。“唰”,董卓要投标枪,准得金牌。吕布跑得快,眼瞧着戟到了,吕布用胳膊一搪,“嘡啷啷”,画戟掉在地上。您看,第九回写戟。吕布撒腿就跑,董卓撒腿就追。董卓肉大身沉,气喘吁吁,等追到戟前,把画杆方天戟捡起来一看,吕布已然出了后园门。您看,第十回写戟。

等董卓追到园门这儿,“嘭”,“扑通”,就把董卓撞趴下了。董卓抬头一看,是李儒。“哎哟,太师,您这是怎么了?您干吗呢?”李儒赶紧把董卓搀起来,搀到书院之中让董卓落座。“呼......呼......气死我了......调戏我的爱姬......气死我了......”“您别生气。”“你怎么来了?”“我来到府门外,听家人说您气气哼哼进府找吕布,我就知道麻烦了,赶紧进来。我全都问明白了,刚才也看见吕布跑了,您千万别生气。我撞着您了,死罪死罪。”“没关系,貂蝉没走就行。”“哎哟,太师,我已然劝过您了,也给您说过‘绝缨会’了,您把貂蝉给吕布就得了,貂蝉愿意,吕布也高兴。日后吕布跟唐狡一样,死心塌地地保您,您将来好得汉室天下,这不是美事吗?”“好吧,容某三思之。”“您可别把我再叫回来了,您可想对了,马上把貂蝉赐给吕布,这件事就踏实了。”“好吧。”董卓为了当皇上,心中也动了:李儒说得对呀,为了国家社稷,为了我能当皇上,不就是把貂蝉给吕布吗?我可以再选美,再找去呀,有的是比貂蝉漂亮的。“好,就这样办吧。”“太师,我告辞了。”李儒放心了,退出去了。董卓余怒未消,气坏了,心说:吕布调戏我的爱姬,可这貂蝉是不是真的爱上他了?现在吕布跑了,我得问问貂蝉去。

董卓站起身形,迈步回卧室,这回不叫亲爱的了。“貂蝉。”“伺候太师。”“你为什么跟吕布有私情?”“太师,您错了......我怎么会跟吕布有私情呢?您是贵人,他是家奴啊。”“那你们为什么在凤仪亭中搂搂抱抱?”“太师,我在屋中坐着,没想到吕布来了。吕布来了我不知道啊,我也听不见声音。正好丫环说花园中的花儿开了,我由打后门出来直奔花园,听见脚步声音响,您的义子吕布就到了,我赶紧就躲。吕布上前施礼说:‘我是太师的义子,您躲什么呀?’我怕他无礼,看他盯着我,我害怕,我跑,他追过来就搂着我。我本来想跑到凤仪亭中跳荷花池死了得了,幸亏这时候您来了,才救了我一命,不然我就完了。”“你说的是实话吗?”“太师,我能蒙您吗?”“嘿嘿......”董卓心说:我试探试探她。“貂蝉,你看我已然须发皆白,身体又胖;吕布潇洒,胯下马,掌中戟,纵横天下,无人能敌。你们一个郎才,一个女貌,就把你赐于吕布,如何?”貂蝉一惊,眼泪就下来了。吃惊是真的,眼泪可是假的,恨不得现在就找吕布去,谁不愿意嫁给年轻漂亮的小伙儿啊。但现在自己有任务,连环计,先是美人计,后是反间计,我得离间他们父子之情,我得让吕布把董卓杀了。

貂蝉大吃一惊,反应真快“:太师,我在您的身旁做侍妾,您是贵人,是当朝太师。吕布是什么呀?他是家奴。您现在要把我赐给一个家奴,我还活什么劲儿啊?太师,您要真这么做,我不如死了......”卧室墙上挂着镇宅宝剑,貂蝉伸手就奔宝剑来了,把宝剑摘下来,剑搭脖项。董卓一瞧,这是真爱我,不是假的。他伸手一叼,就把貂蝉的手腕儿叼住了,宝剑“嘡啷啷”落地,就势把貂蝉一抱。“太师,您真要把我赐于吕布吗?他可是家奴啊。”“嘿嘿,逗你玩儿。”“我又不是马三立。”(注:包袱儿)“把你许配给吕布,你不干?”“我跟您说,太师,肯定是李儒这小子干的。李儒和吕布交情特别厚,他把我从您的手中夺出去,让我嫁给吕布,这不是寒碜我,而是寒碜您啊。您可是掌朝太师,怎能把自己的爱妾许配给一个家奴呢?太师,李儒真不是东西,我要生吃其肉。”您看,貂蝉非常聪明,不但离间董卓跟吕布之间的感情,同时还在离间董卓跟李儒之间的感情。“在这儿再待下去我不踏实,咱们走吧。”“好好好,我陪你去住到郿坞,咱们静享其乐,每天吃喝,观看歌舞,躲他们远远的。”(选自中华书局出版《评书三国演义(一)汉末风云 》)

第二天,李儒来了。“太师,今天可是良辰吉日,您应当把貂蝉赐于吕布。”“废话!那是我的爱姬,凭什么给吕布?”“啊?您昨天不是说三思之吗?”“我四思之了,干吗要把貂蝉给吕布?”“您把貂蝉给了吕布,吕布就踏实了,您好得大汉朝的天下呀,您得仗着吕布呢。”“我的爱姬凭什么给他呀?”“我不是已然给您说过书了么?”“我告诉你,李儒,你的媳妇能随便给人吗?嗯?”李儒心说:哎哟,亏您说得出来,我媳妇是您闺女,我是您姑爷。当时李儒心都碎了。“再有敢言把貂蝉赐于吕布者,斩!给我出去!”愣把李儒轰出来了。李儒出来,仰天长叹“:唉!我等将来必死于妇人之手。”果中李儒之言。吕布刺董卓,谢谢众位,下回再说。

文章来源:单田芳评书网=http://www.datiegun.com/pingshu/shantianfang/


平平淡淡就是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 相声坛子 ( 湘ICP备10203368号-1 )

GMT+8, 2018-5-21 23:14 , Processed in 0.07812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世界学习室© 2011-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